男女经济学・日本版

 作者:郑挛啖     |      日期:2019-03-05 01:03:00
繁�w中文 男女经济学・日本版 男女经济学之1 约会费用偶尔由女性支付    青树明子回到日本已经有十个月左右正在日本的各种地方介绍“快乐的中国”经历,其中,青树明子最为看重的中国习惯是,“中国男性不会让女性付账单”希望一定要在日本普及这种难得的中国式结账方法,但这非常困难    出乎意料的是日本女性们的反应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在日本女性中有一种看法――“不要百分之百认为由男性请客是好习惯”    对于在约会时总让男性付账的女性,其它女性往往会发出批评之声     “从身为女人的我来看,讨厌这样的女性在男朋友结完账之后,难道不是最好说一声‘下次我请客’或者‘下次我们各付各的吧’”     “在结账的时候,我认为应该一边说‘要是AA制可能有点不够’,一边支付一半左右的钱,这是常识”           “对方如果不愿意收下钱,就赠送某种礼物给他”          ……日本女性真是太了不起啦     不让男性自己付账单,或许源自女性们不愿让男性承受沉重负担的体谅之心扎根于日本女性内心的“良妻贤母”思想如今即使改变了形式,却仍然没有消失 男女经济学 之2  结婚后的生活费由丈夫承担    但是,就算女性们认为只让男性支付约会费用是不公平的,但在结婚之后,情况也会发生改变如果选择做专业主妇,生活费无疑将全部由丈夫的工资来维持,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在日本,妻子绝不是“生活的全部都依赖丈夫的柔弱存在”而是包括钱财在内,掌握生活全部主导权的最高领导者     发工资是通过银行转账,而且存折由妻子负责管理丈夫每月能获得固定的金额作为零用钱,自由支配仅限于这个范围内于是,有些丈夫们会误认为这个金额就是自己的收入,但即便如此也绝不奇怪     日本女性的确很幸福! 男女经济学之3  结婚后妻子即使有收入,生活费也由丈夫负担    以上是专业主妇的情况    那么,两人都工作的夫妻的经济情况如何呢     即使在日本,近年来结婚后仍然继续工作的女性也在增加在妻子也有收入的情况下,生活费将如何分担呢     生活费与约会费用不同,很难直接“AA制”观察某问卷调查的结果可以发现,回答应该均摊生活费的妻子占38%,其余的60%以上回答说,“用不着均摊”     那么,她们的理由是什么呢           “本来工资额就不相同,所以均摊是很奇怪的”           “如果家务也平等分担我就能理解,但如果只是生活费均摊,对女性来说负担就太重了”           “女性由于生孩子和照顾家人,经常无法去工作,所以均摊反而会不公平”        这些说法言之有理        在这种情况下,妻子的收入就能够基本都用于储蓄或消费        日本女性的确是太聪明啦! 男女经济学 之4 离婚财产分割一人一半如果搞外遇,一般要支付300万日元抚慰金    夫妻“白头偕老”,直到去世都不离不弃是最大的幸福,但不幸中途分道扬镳的情况近年来也是屡见不鲜     离婚经济学在世界各地任何地方都是微妙的问题,但在日本,则已经形成大致的原则     首先是离婚之际的财产分割据称,这个财产分割指的是“分割夫妻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获得的财产”据说即使是专职主妇,也有获得一半共同财产的权利     如果导致离婚的原因在对方,结果会如何呢     例如搞外遇和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情况,导致这种情况的一方需要向对方支付金钱这就是所谓的“抚慰金”,但将在考虑夫妻双方收入和原因程度的情况下确定金额据我的朋友等提供的信息,一般在300万日元(约17万人民元)左右            嗯,作为搞外遇的代价,青树明子希望最低要达到1000万日元(约57万人民元)    如果是在中国,青树明子知道约会费用一般由男性承担那么,结婚后的生活费、离婚时的财产分割都是什么情况呢是否仍然对女性特别有利呢     青树明子固执地认为,中国男性都信奉“只给没钓到的鱼喂鱼饵”这条原则青树明子希望一定要在中国男性的主导下,践行对女性有利的“男女经济学”,然后把这种潮流推广到全世界 作者:青树明子   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亚太研究科硕士1998年至2001年,担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日语节目主持人2005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广东电台《东京流行音乐》、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东京音乐广场》《日语加油站》节目制作人、负责人及主持人出版著作《小皇帝时代的中国》、《在北京开启新一轮的学生生活》、《请帮我起个日本名字》、《日中商务贸易摩擦》等译著《蜗居》等    男女经济学・日本版 男女经济学之1 约会费用偶尔由女性支付    青树明子回到日本已经有十个月左右正在日本的各种地方介绍“快乐的中国”经历,其中,青树明子最为看重的中国习惯是,“中国男性不会让女性付账单”希望一定要在日本普及这种难得的中国式结账方法,但这非常困难    出乎意料的是日本女性们的反应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在日本女性中有一种看法――“不要百分之百认为由男性请客是好习惯”    对于在约会时总让男性付账的女性,其它女性往往会发出批评之声     “从身为女人的我来看,讨厌这样的女性在男朋友结完账之后,难道不是最好说一声‘下次我请客’或者‘下次我们各付各的吧’”     “在结账的时候,我认为应该一边说‘要是AA制可能有点不够’,一边支付一半左右的钱,这是常识”           “对方如果不愿意收下钱,就赠送某种礼物给他”          ……日本女性真是太了不起啦     不让男性自己付账单,或许源自女性们不愿让男性承受沉重负担的体谅之心扎根于日本女性内心的“良妻贤母”思想如今即使改变了形式,却仍然没有消失 男女经济学 之2  结婚后的生活费由丈夫承担    但是,就算女性们认为只让男性支付约会费用是不公平的,但在结婚之后,情况也会发生改变如果选择做专业主妇,生活费无疑将全部由丈夫的工资来维持,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在日本,妻子绝不是“生活的全部都依赖丈夫的柔弱存在”而是包括钱财在内,掌握生活全部主导权的最高领导者     发工资是通过银行转账,而且存折由妻子负责管理丈夫每月能获得固定的金额作为零用钱,自由支配仅限于这个范围内于是,有些丈夫们会误认为这个金额就是自己的收入,但即便如此也绝不奇怪     日本女性的确很幸福! 男女经济学之3  结婚后妻子即使有收入,生活费也由丈夫负担    以上是专业主妇的情况    那么,两人都工作的夫妻的经济情况如何呢     即使在日本,近年来结婚后仍然继续工作的女性也在增加在妻子也有收入的情况下,生活费将如何分担呢     生活费与约会费用不同,很难直接“AA制”观察某问卷调查的结果可以发现,回答应该均摊生活费的妻子占38%,其余的60%以上回答说,“用不着均摊”     那么,她们的理由是什么呢           “本来工资额就不相同,所以均摊是很奇怪的”           “如果家务也平等分担我就能理解,但如果只是生活费均摊,对女性来说负担就太重了”           “女性由于生孩子和照顾家人,经常无法去工作,所以均摊反而会不公平”        这些说法言之有理        在这种情况下,妻子的收入就能够基本都用于储蓄或消费        日本女性的确是太聪明啦! 男女经济学 之4 离婚财产分割一人一半如果搞外遇,一般要支付300万日元抚慰金    夫妻“白头偕老”,直到去世都不离不弃是最大的幸福,但不幸中途分道扬镳的情况近年来也是屡见不鲜     离婚经济学在世界各地任何地方都是微妙的问题,但在日本,则已经形成大致的原则     首先是离婚之际的财产分割据称,这个财产分割指的是“分割夫妻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获得的财产”据说即使是专职主妇,也有获得一半共同财产的权利     如果导致离婚的原因在对方,结果会如何呢     例如搞外遇和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情况,导致这种情况的一方需要向对方支付金钱这就是所谓的“抚慰金”,但将在考虑夫妻双方收入和原因程度的情况下确定金额据我的朋友等提供的信息,一般在300万日元(约17万人民元)左右            嗯,作为搞外遇的代价,青树明子希望最低要达到1000万日元(约57万人民元)    如果是在中国,青树明子知道约会费用一般由男性承担那么,结婚后的生活费、离婚时的财产分割都是什么情况呢是否仍然对女性特别有利呢     青树明子固执地认为,中国男性都信奉“只给没钓到的鱼喂鱼饵”这条原则青树明子希望一定要在中国男性的主导下,践行对女性有利的“男女经济学”,然后把这种潮流推广到全世界 作者:青树明子   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亚太研究科硕士1998年至2001年,担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日语节目主持人2005年至2013年,